中国商业网 首页 焦点 热点观察

李稻葵:中国未来三年有望保持稳定增长,2021年可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2019-1-21 16:23 来自: 搜狐智库 收藏 分享 邀请

摘要: 1月20日,在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发布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报告——《金融大调整,实体促升级,迈向高收入》,李稻葵做主题演讲。李稻葵表示,2018年的经济发展态势,总体上,金融收缩太多,但中国经济增 ...

编辑/陈贤忠

1月20日,在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发布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报告——《金融大调整,实体促升级,迈向高收入》,李稻葵做主题演讲。

李稻葵表示,2018年的经济发展态势,总体上,金融收缩太多,但中国经济增速稳定,制造业回升,基建投资潜力很大。

他指出,中国经济宏观的杠杆率目前还不算高,是可控的。金融结构没有跟上实体经济发展的需要,必须要调整,以金融调整为抓手来推动实体经济的升级。他呼吁,应该加入不良资产的处置,尤其要加速“僵尸企业”的退出。

他还认为,房地产方面要改变过去粗放的发展和管理的模式,转向精耕细作。

最后,李稻葵说:“只要中国经济在未来的三年,2019、2020和2021年能够深入调整、深化改革,从而保持一个比较稳定的增长速度。那么,到2021年我们完全有望能够达到世界银行所定义的高收入国家的门槛,能够迈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

以下为李稻葵讲话实录:

感谢年轻有为的厉克奥博的开场的主持词,比我讲的好多了,我这么多年的体会,就是永远要相信年轻人,永远要放手培养年轻人。所以,我建议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再次对厉克奥博表示感谢!

在此,我也再次代表我们研究院对各位在星期天,在学期末,已经到了期末了,考试都考完了,在这个时候还不回家,还坚持在学校参加我们的论坛,表示衷心的感谢和热烈的欢迎!

我们这个报告,我记得应该是我们研究中心,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升级为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之后的第一次的宏观经济的报告,这次报告的题目叫“金融大调整,实体促升级,迈向高收入”。

我们的核心观点是,2018年我们的宏观经济总体上是平稳的,但是金融过渡收缩带来了下行的压力,也带来了投资者的忧虑。

那么,下一步,我们这个报告的政策的指向是金融业要进行一个根本性的、大的变革,我们称之为“大调整”。通过金融业的大调整,我们来促进实体经济要升级,包括重组、兼并、升级。通过兼并、重组、升级的实体经济的发展,我们认为只要中国经济未来这三年保持比较平稳的增长,到2021年中国经济应该能够迈入世界银行所定义的“高收入国家”的行列。所以,这就是我们这个题目的含义。

那么,请允许我逐步的,稍微花点时间跟大家报告一下我们为什么这么论述。

首先,我们认为2018年中国的宏观经济,包括它今天的走势是比较平稳的,实体经济是总体平稳、稳健的。比如说,你看这张图,上面那根线是零售的走势,基本上是平稳,略有下降,如果刨除汽车销售的影响因素,它基本上是非常平稳的。

那么,再看固定资产投资,剔除基础设施建设的量,这是我们的第三根线,不仅没有降,还略有回升,就是灰色那根线,是略有回升的。也就是说,如果不考虑基建的巨幅下降,主要是金融带来的整个固定资产投资,是我们三驾马车之一,是稳步回升的。出口也是非常稳步的,非常稳定的,整个的出口是非常稳定的,出口的增速都是在6%以上,尽管有中美贸易摩擦的多事之秋,仍然,我们的出口是稳定的。所以,实体经济总体是稳健的。

再具体看,再稍微往细看,这张图分析了民间投资与制造业投资的触底回升,2018年民间投资是过去四五年以来最高的一年,达到了8%以上,接近9%。再比如说,制造业投资每个月每个月累计,累计完了跟去年同期相比,是稳步回升的。到2018年的11月,回升到了9%以上。制造业,这也是过去若干年以来,过去四五年以来第一次。

那么,工业增加值略有下降,在6%-7%之间,也是比较稳定的。从年初的7%多一点,降到了年末的6%多一点,也不能说是一个巨幅下降,基本稳定。

再看看投资,再往细看,到底哪些经济在投资呢?有人可能说,这个投资数字是不是有水分?这个怀疑我想是很合理的。咱们看看案例,不能只看数据,还要看案例。

比如,江苏沙钢,是搞钢铁的,去年投资增长与前年相比上升了235%。再比如说,石化,我们举例子是恒逸石化做化纤,去年是160%的投资增长,相对于前年。TCL是做家用电器的,它的增长是74%,龙头企业。浙江海亮是做金属加工的,机械制造,投资增长67%。美的做工业机器人,做家用电器,增长了55%,接近56%。比亚迪,新能源汽车23%,接近24%。海澜之家,现在是做零售,不完全是做生产的了,是在零售这一端,主要做连锁店,它投资增长23%,去年比前年。这都是龙头企业。

所以,我们从此得出一个基本的结论,大企业、龙头企业还在投资,但是感觉不好的可能是一些中小企业。这就反映了下面我们要讲的我们的产业在兼并、重组、升级。在这个过程中,这个抱怨之声是非对称的,投资者我不相信沙钢、美的在发什么声音,至少在媒体上见不到他们的声音。但是,经营不善的,可能考虑退出的一些中小企业在诉苦,这恐怕是信号的不对称所引发的,这是我们的一个基本发现。

再比如说,零售要剔除汽车的因素,如果剔除汽车的因素,上面这根橘黄色的线是相当稳定的,稳定在9.5%左右,一直在9.5%以上。汽车是去年的一个非常令人吃惊的行业,这个行业的销售基本上是零。其中10月和11月是-10%增长。究其原因是因为汽车的消费和购置现在已经变成对未来预期的一种准投资行为了。买汽车有一点像买股票了,因为你知道未来的汽车价格是升还是降,大家预期明年或者后年汽车价格可能下降,因为关税在调整,境外车厂的股比在提高,购置税有可能调整。所以,我们认为汽车销售的波动性应该另外来算,它是有自己的独特的规律,而不能跟零售搁在一起。这又说明,总体上讲实体经济还是稳定的。

再比如说,中美贸易的影响。尽管有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当然去年是抢出口,这三根线,出口累计,进口累计,进出口相加的累计各个月都是很平稳的,都是在10%左右的波动。事实上比过去几年要好,过去几年我们出现过负增长。所以,去年至少从短期来看,中美贸易还没有形成对实体经济的打击。未来也许有影响,下面我们会讲。

所以,这些结论可能已经比较清晰了,实体经济在2018年恐怕比我们在媒体上获得的那些信号实际上要来得更平稳一点,比我们所感受到的,或者我们听到的一些信号的舆论层面的感觉要好很多。这是我们的第一个结论。

第二个结论,为什么感觉不好呢?为什么有下行压力呢?这个也不可否认。我们认为,主要原因是金融过度收缩所带来的。

怎么看金融过度收缩?我们看这么一张图,是比较清晰的。这张图,我们把测量金融对实体经济发展支撑的若干指标都拿过来,分三年,每一个指标看三年。2016、2017和2018,我们看三年。

最左边的是看的新增的社会融资总量,这个新增的量比较明显,2018年是15.9万亿,明显低于2016年的17.8万亿人民币,比2017年的19万亿也明显要低。这个数字可能还不完全反映。为什么?因为社会融资的增量应该跟你的GDP是对应的,是因为GDP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固定资产投资,而固定资产投资的一个重要的融资来源是外部融资,是社会融资总额,而不是企业自留资金。所以,这个数字应该跟GDP是成一定的比例的。

我们拿GDP做分母去除,就出现第二张表,新增社会融资总额除以GDP这个比例,太明显不过了,2016、2017、2018明显下降,从2017年23.5%降到去年的17.6%,整整6个百分点下降。这是新增的社会融资总额与GDP之比,这个数字降了6个百分点。肯定反映在实体经济,肯定感受不好。

再追问一下,到底是哪些分量,社会融资总额新增的哪个分量带来社会融资总额的总量下降呢?不是银行贷款,因为人民币银行贷款是比较稳定上升的。从2017年的13.8万亿人民币,还上升到去年的15.7万亿,2016年是12.4,12.4、13.8、15.7是稳步上升的,所以商业银行正规贷款并没有大规模收缩。主要是委托与信托贷款,俗话影子银行。过去2016、2017年委托与信托贷款都是3万亿正常的增长。去年2018年是负的2.3。所以,本来应该是正增长,去年是负增长,五万亿的社会融资总额在这个地方就没了。所以,这就反映了实体经济肯定有困难。怎么困难呢?我们看一下。

同时,前看看融资来源,另外一个引发实体经济不好的是什么呢?就是财政部批准的地方政府发的债,建设债和一般债的发行去年又是推迟的。去年5月份之前,1-5月份零发债,各个地方政府,各级地方政府,县级政府也好,地级市政府也好,需要到省级政府申请这个债,已经形成的债务需要发新债去还旧债。所以,到去年1-5月份根本没有发债。但是,旧债照样到期。从5月份才开始逐步的发债,灰色的这个柱子才反映。所以,这当然带来整个金融市场资金的紧张。

123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粉丝0 阅读105929 回复0

Powered by 商业网 X3.3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中国商业网<>

GMT+8, 2019-5-27 22:37 , Processed in 1.431902 second(s), 33 queries .

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