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业网 首页 焦点 环球要闻

美国2000亿关税“极限施压”,怎么看?怎么办?

2018-9-19 15:38 来自: 海外网 收藏 分享 邀请

摘要: 根据中国海关测算,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是4298亿美元,进口1539亿美元。按打牌的“筹码”计,加上双方此前500亿美元那一轮,美国已用掉了2500亿美元的额度,中国则用掉了1100美元的额度。以“底牌”计,美方还有差 ...

贸易战再次升级。

消息大家都知道了:特朗普宣布,自9月24日起,将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加征10%的关税;自2019年1月1日起,关税将提升至25%。美方同时威胁,若中方对农产品等行业报复,美国将立刻实施力度更大的关税征收举措,对额外大约2670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征收关税。

对此,中国商务部作出回应:“为了维护自身正当权益和全球自由贸易秩序,中方将不得不同步进行反制。”

措施有二:一,对原产于美国约600亿美元进口商品实施加征关税,税率5%-10%不等;二,在世贸组织追加起诉美国301调查项下对华2000亿美元输美产品实施的征税措施。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怎么看?

牌局

从数字上说,600亿美元和2000亿美元,看上去好像不是一个数量级,似乎美方的气势更胜一筹。

根据中国海关测算,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是4298亿美元,进口1539亿美元。按打牌的“筹码”计,加上双方此前500亿美元那一轮,美国已用掉了2500亿美元的额度,中国则用掉了1100美元的额度。

“底牌”计,美方还有差不多2000亿美元的牌,中国则看上去没那么多额度了,毕竟一年进口也就1500多亿,“子弹快打光了”。

显然,如果仅以互加数额的方式轮番出牌,中国无论如何都跟不上对方叫价的节奏。美国这一手也的确称得上“极限施压”:一下子压上2000亿,无论是在业界还是舆论场上都造出巨大的声势,试图用这种特朗普惯用的谈判手段逼迫中国屈服。

但如侠客岛此前分析所言,中国的600亿美元显然是计算过的。既然数量上不可能同态复仇,那么,“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就是必然选择。

从中方600亿美元报复清单看,4个不同税率的征税清单,有从5%-10%不等的加征税率;其中,从中方角度看可替代性较差的原料等,加征关税税率较低;可替代性强的原料、属于奢侈品或非必需品的消费品、与我国国内制造业竞争关系较强的制成品,加征关税税率则较高。

什么意思呢?中国即使是报复,也要最大限度削弱贸易战对我的负面影响。2000亿美元一次性压上固然豪气干云,但美国前后两次的企业界听证会上90%的反对声音已经说得很明确——给这些商品加税,不仅无助于使中国屈服,而且很难或全无可能找到中国以外的供货商,最终代价还是转移到美国消费者头上。

多说一句,即便清单上这些商品跟特朗普言之凿凿要打击的“中国制造2025”无关也要强制征税,也证明了美方的意图显然跟自己的说辞不符。

比如,2018年前5个月,美国的通胀压力已在稳步上升,生产者价格同比涨幅则均高于同期消费者价格同比涨幅,表明消费者价格存在未来进一步上涨的压力。美国消费者会逐渐感受到痛。

其实,在2000亿美元关税清单靴子落地之前,美国财政部最大的公司纳税人(这是他自己公开信中说的)苹果公司,就发出了公开信表示不满。当然,言语很委婉了——“我们希望您重新考虑这些措施,并努力寻找其他更有效的解决方案,使美国经济和美国消费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更健康。我们很乐意提供任何其他信息以协助您做出决策。”

苹果指出,按照传统的计算方法,的确,这都算在中国的“出口”中,但是这些在中国组装的苹果产品,最终其实是返回美国并创造价值。多少价值呢?五年,3500亿美元。

而这份涵盖了广阔Apple产品的关税清单,将“增加我们的成本,使苹果公司与国外竞争对比处于劣势”,最终“导致美国消费者价格上涨、降低美国经济的整体增长率”。

苹果公司9月5日的公开信

换句话说,既然是“战”,中国就没有理由亦步亦趋按照对方的招数还击,“不对等”不意味着“不过瘾”;美方也不必以为中国无牌可打,报复仅限于此。

举个简单的例子。一直致力于“复兴美国制造业”的特朗普,会面临一个简单的抉择:按照中国的计划,未来五年,要进口8万亿美元的商品、对外投资7500亿美元;对这个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和迅速增长的对外投资国发起贸易战,损失的可能绝不仅仅是目前的关税。

既然是一场“持久战”,时间就是最终的标尺。初期贸易战的确会对生产方造成冲击,但消费方的痛感也会随着时间推移而不可避免地到来。

贸易战肯定是两败俱伤。中方“以战止战”的策略就意味着,既要让对方感到疼痛,也要寻求尽可能减轻对我们自己的冲击。

冲击

2000亿美元的最新版本,究竟会对中国产生何种冲击和影响?这是普通民众和全球市场都最关心的问题。

商务部研究员梅新育此前在侠客岛撰文指出过,美国挑起贸易战,中国反制,最大直接冲击在于对美出口承受压力。我方报复反制,对部分进口美国商品加征关税,也有可能给我们的下游厂商、消费者带来负担。

那么,中国能否承担贸易战带来的冲击?

9月7日,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贸易战不会对中国经济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根据周小川引用的数学模型计算,这对中国GDP影响不到0.5%。

“最坏的情况是,中国不再向美国市场出口价值5000亿美元的商品。相反,是将这些出口商品以最快的速度出口到其他国家。事实上,我认为中国可以迅速采取行动。”周小川说,这也是央行给中央的建议。“在经济每年增长6%和汇率浮动的情况下,中国经济能够抵御外部冲击”。

周小川接受采访视频截图

按照清华大学教授魏杰的测算,2017年,中国的出口依赖度已经从2007年时的接近70%降到了10%左右,其中对美出口又占到整体出口的1/3。这也是支撑“对GDP影响并不巨大”结论的基础所在。

但是,周小川也指出,贸易战对中国市场情绪的影响很大,可能会削弱投资者对中国企业和股市的信心。在他看来,中国真正需要提防的是“明斯基时刻”——这一以经济学家明斯基命名的观点认为,这是“资产价值崩溃的时刻”,也就是经济长时期稳定可能导致债务增加、杠杆率上升,从而内部爆发金融风险,陷入漫长的去杠杆化时期。

换言之,应对贸易战,中国真正应当做的,就是保持定力、以我为主,做好自己的事;中国真正面对的风险和挑战,也来源于此。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粉丝0 阅读7753 回复0

Powered by 商业网 X3.3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中国商业网<>

GMT+8, 2018-10-16 23:26 , Processed in 1.283908 second(s), 34 queries .

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