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3008|回复: 0

百达翡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19 18:3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百达翡丽
百达翡丽是一家始于1839年的瑞士著名钟表品牌,世界十大名表之首。是瑞士仅存的真正的独立制表商之一,由头至尾都是自己生产,而训练一名PATEK PHILIPPE(百达翡丽)制表师则需要10年时间。钟表爱好者及贵族的标志是拥有一块百达翡丽表,高贵的艺术境界与昂贵的制作材料塑造了百达翡丽经久不衰的品牌效应。
品牌介绍
创始人
1755年,才华洋溢的年青钟表匠Jean-Marc Vacheron(琼-马尔科-瓦舍龙)在日内瓦市中心创立自己的首间钟表工作室。
Jean-Marc Vacheron对人类文化充满好奇与热诚,经常抱持开放态度,并不断钻研制表工艺,因而成为一位非常成功的日内瓦独立钟表匠 — 「阁楼工匠」(Cabinotier)Jean-Marc Vacheron所创制的时计,令他蜚声国际,而他更不断发掘其它有潜质的钟表匠,除了超卓的制表工艺外,更把自己对追求完美艺术那份锲而不舍的精神传授给他们。
1819年,经验丰富的商人François Constantin(弗朗索瓦-康斯坦丁)与Jean-Marc Vacheron的后人合作,成立了声名显赫的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凭着其对市场敏锐的触角和坚定的信念,几十年间François Constantin与不断穿梭欧洲,为设计精巧及优质的钟表时计开辟新市场。
1839年,江诗丹顿邀请Georges-Auguste Leschot担任公司技术总监,自此改写了公司及整个钟表界的历史。Georges-Auguste Leschot不仅是一位机械天才,更拥有非凡远见和丰富的想象力。他设计出首个可以重复及大量生产多种钟表零件的仪器 – pantograph,为整个瑞士制表业带来突破性的改革。因为在此之前,钟表机芯均由人手独立制成的零件组成,每个零件的手工因此有所不同,导致机芯零件不可互相替换。Georges-Auguste Leschot这项革命性的发明改变了整个制表工序,更大大缩短了制表时间、提高了制表效率。
1880年,江诗丹顿于正式将「马耳他十字」标志注册成为公司商标。「马耳他十字」原是机芯内的发条盒盖上方的小零件,它的作用是防止发条匣被过度上链从而使时计运作更加准确。[1]
开拓中国
始于1800-1840
在众多率先开拓中国市场的先驱中,Jaquet-Droz Leschot(约1780-90年代)无疑是钟表业的代表。他们在伦敦和日内瓦设有办事处,并通过航运的方式将钟表运往中国。而江诗丹顿的创始人Vacheron父子当时也极可能用类似的方式与中国进行直接或间接的生意往来。不得不提的是Leschot正是天才钟表匠Georges-Auguste Leschot的父亲,1839年,才华横溢的Georges-Auguste Leschot加入江诗丹顿,从此改写了江诗丹顿以及整个钟表界的历史,他发明了新的钟表制造零件,开创了零部件生产的标准化和机械化。[2]
虽然在江诗丹顿的文献中没有记录品牌与中国展开贸易往来的确切时间,但是在著名制表历史学家Alfred Chapuis 1919年出版的《中国腕表》(Chinese Watches) 一书中,明确记载了江诗丹顿与中国市场的渊源最早可追溯至18世纪。
1845 - 1846年:发展中的中国市场
1845年,江诗丹顿与中国市场的一次商业合作被首次载入史迹,当时江诗丹顿向中国运送一批样表,为了安全起见,公司安排所有样表混入一家名为Neuch?tel表行的产品中一起运输。59天后,公司接到一封由中国广东寄来的信,信上除了标明时间18451030日外,还明确说明,“目前这里还没有钟表市场”。接获此消息后,品牌并未推迟开拓庞大中国市场的计划。
1845年,江诗丹顿的工作坊在Tour de lIle成立,与品牌全球旗舰店相邻。在新的工作坊,Georges-Auguste Leschot发明的生产工具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同时也提高了机芯的质量。一系列的工业机械改革在提高产能的同时也帮助江诗丹顿将销售触角延伸至中国及印度地区。
同年,江诗丹顿及Georges-Auguste Leschot赢得由Arts Society颁发的工业重要发明大奖,这一奖项标志着江诗丹顿成为了第一间拥有机械生产配件技术的钟表制造商,使得品牌在同行业其他竞争对手中占有绝对的优势。Georges-Auguste Lescho的发明大大提高了生产速度,有效的缩减了腕表的制作周期。
1846年,江诗丹顿向广东的Duval先生运送了33对腕表 ,目的是协助他对本地及中国潜在钟表市场的发展契机进行评估。从Duval先生由广东寄来的信中可以了解到当时中国的一些传统习俗,以及他对腕表设计的一些建议,比如配上中国式的数字及时间计算方法。今天,在江诗丹顿的历史资料库中依稀能找到含有中国元素的腕表资料,包括以中国水墨画为设计蓝本的表盘资料。
这是一段摘自Duval先生亲笔来信的文字,其中阐述了他的观点
,“针对中国市场特别设计的腕表无疑将吸引那些不认识阿拉伯或罗马数字而又具购买能力的客户,这样的设计也将最大限度的提高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同时迅速促进销售。这些腕表不仅拥有实用的计时功能,更是一种彰显身份的装饰品。此外,我们也必须明白竞争将立即显现,但凭借江诗丹顿卓越先进的制表工艺和不断改进的机械技术,竞争对江诗丹顿产生的威胁将极其有限,因为你们完全有能力驾驭这场‘战斗’。”在腕表设计及装饰方面,Duval先生则建议在表壳上刻上品牌的格言 —— 珍惜过去的每一段时光 。
1904年:为中国大使设计腕表
1904822日,中国驻法国领使馆向江诗丹顿递了一封通知信,信中提到中国驻巴黎大使到访日内瓦时向江诗丹顿订购了两块黄金珐琅猎表:一款印有法国玛丽安东尼皇后肖像,另一款则饰有两只天鹅。
文献记载:为皇帝设计腕表
在江诗丹顿1785-1938年的文献里,Charles Constantin曾写到:“虽然在我们的历史档案中找不到任何有关与东方贸易往来的记录,但是一位日内瓦学者仍然记得曾经在1865年见过Adrien Penard先生携带着一枚为中国皇帝设计的蓝色珐琅钻石腕表。”
向爱新觉罗. 溥任赠送腕表
2003年,江诗丹顿所属的历峰集团在北京故宫太庙举办了“Montres & Merveilles”展览,借此机会,江诗丹顿向中国著名的书法家、满清皇朝最后一位代表人物、中国最后一任皇帝溥仪的弟弟溥任先生赠送了一款超薄腕表。为表示对品牌的感谢,溥任先生也在江诗丹顿的产品目录上签上爱新觉罗. 溥任以作留念。
历史名表
1755– 这只制作于1755年刻有品牌创始人签名“J:MC:Vacheron A GENEVE”的银质怀表,
直径35.60毫米的机芯直接与表壳相连,具备表冠轮、均力圆锥轮和链带构成的擒纵装置。钥匙上弦位置处于珐琅表盤上的三时和四时位置之间,而上弦时须将掀盖式的表圈和镜面打开。
1821- 这款表壳饰以黄金雕花的怀表刻有“Vacheron Chossat & Comp. A GENEVE”的字样,风格属于法国帝国时期。机芯配备采用仍属试验性质的擒纵轮,夹桥则遵照宝玑订立的原则摆放。按下十二时位置上的挂环,就能令怀表以鸣响方式报出小时和刻钟。珐琅表盘,蛇形蓝钢指针。
1831- 这款腕表极富当时装饰品味的典型风格。黄金表壳刻上手工精致的图案,表背更绘上五彩缤纷的珐琅釉彩。机芯配备表冠轮擒纵装置和平衡摆轮夹桥,夹桥上有别致的VACHERON镂通字母装饰。珐琅表盘,黄金指针。
1906- 怀表的三问鸣响功能控制钮装置位于黄金表壳的三时位置。该装置与机芯相连,机芯配备了杠杆擒纵装置、螺丝式平衡摆轮和宝玑游丝。所有机芯运作均可透过透明蓝宝石水晶表盘一览无遗。怀表另有自动日历功能显示日期和周,唯每逢四年一次的闰年时需手动调校至229日。
1914- 这款椭圆型黄金表壳腕表配备了一只椭圆型的机芯。机芯内设有直线型擒纵装置和宝玑游丝平衡摆轮。可掀式表圈和表盘皆为珐琅釉彩花朵装饰,表盘部份更饰有12个阿拉伯数字时刻。
1935- 三问鸣响功能控制钮置于黄金表壳的左侧。光滑如丝的表盘外圈饰以12个珐琅阿拉伯数字时刻。表盘更设有秒副表盘及蓝钢指针。镶有29枚红宝石轴承的手动上弦机芯,刻有镀金装饰和C?tes de Genève图纹。机芯具直线型槓杆擒纵装置、并配备宝玑游丝的螺丝式合金摆轮。上弦及调校时间则以表冠启动。
1945- 粉红金表背以直径为陀飞轮三摆幅的镂通视窗为起点,刻有光芒四射的饰纹图案。复杂精巧的机械装置,让怀表保持精准无误。镀铑机芯镶有19枚红宝石轴承,直径47毫米,专为参加天文台大赛而设计。表盘同样以粉红金制造,配上纯金罗马数字和时、分、秒针。
1948- 腕表的表带以环绕三圈的方式紧贴在女性的手腕上,透过匠心独具的珠宝工艺,构成可伸缩的表带。经过细心装饰的机芯,配备有侧放式擒纵装置。黄金数字和星星时刻,再加上黄金指针,令表盘更显活泼生动。
阁楼工匠特别定制服务
1755年创立以来,江诗丹顿一直为客户提供定制服务,根据客户需求,制表大师费尽心思的设计时计外观并选择功能与组件。那时,为了充分利用正午日照的最佳光线,工匠们喜欢将工作室设在建筑物顶层,这就是早期的阁楼工作坊(cabinets),而里面的工匠则被称为阁楼工匠(Cabinotiers)
江诗丹顿“阁楼工匠特别定制服务”,是为了实现客人拥有极致品质钟表的梦想,根据客人要求,设计制作独一无二的作品。定制腕表可借鉴既有表款,或是完全创新。依照个人意愿,客人可事先确定特殊定制品的机芯振频及设计主题。根据项目复杂程度,通常需要至少八个月,有时乃至数年才能完成作品。
这枚名为"Philosophia"的阁楼工匠特别定制腕表,完美糅合了顶级制表工艺及约略时间显示的主题,背后的理念源于人们并不需要经常掌握最精确时间的假设。以Patrimony传承系列的一款腕表为设计蓝本,仅在中央位置设计了一根时针,采用24小时显示方式。若需获悉确切时间,只要拨动三问报时按钮即可。
这枚阁楼工匠特别定制的"Vladimir"腕表,名字源自斯拉夫语,意为“和平主宰”。这枚登峰造极的腕表堪称世界上最为复杂的腕表之一,双面表盘拥有17项复杂功能,包括陀飞轮、三问报时、万年历显示和日出日落时间等。非凡绝伦的机械结构,搭配量身定制的表壳,表壳侧面以浮雕工艺镌刻出中国十二生肖图案。
表厂
日内瓦印记
1.日内瓦印记的起源
日内瓦印记诞生于1886年,旨在确保时计的原产地,优质工艺、耐久性及钟表专业技艺拥有卓越水平。随着时间的推移,日内瓦印记不断修订并增强其严苛基准,迎合日新月异的技术标准。
1850年,日内瓦制表业所享有的国际盛誉,导致不法制造商伪冒仿造钟表的案例。
1886116日,两机构共同创立了名为“日内瓦印记”(Poinçon de Genève)的独立质量标记,并正式成立日内瓦钟表检测机构(Bureau de contrôle facultatif des montres genevoises),其使命旨在向于日内瓦制造并符合一系列技术准则的钟表和机芯颁发市政府授予的官方印记,确保时计的原产地,优质工艺、耐久性及钟表专业技艺的卓越水平。
自创立起,日内瓦印记伴随着时间的推进而不断被修订及演化,以满足日益严谨的客户需求及高级钟表爱好者的期望。
日内瓦印记
日内瓦印记
2009年之前,日内瓦印记由日内瓦钟表学校负责管理,如今,与其相关的事物均由“TIMELAB”日内瓦钟表与微技术实验室基金会(Laboratoire dHorlogerie et de Microtechnique de Genève)负责。这个基金会受政府的监管,其委员会由6名高级官员和3名日内瓦制表业代表组成。
2,审核与认证流程
日内瓦印记证书由独立的官方机构、并同时为TIMELAB其中一部份的日内瓦印记办公室(Bureau du Poinçon de Genève)授予,由官方任命而且已宣誓的检测人员进行评估,并在一名申请方的工作人员的配合下,实行至少每月一次的审查和监督。
要获得此认证,必须符合极为严苛的条件:
- 申请方公司必须成立于日内瓦,所有机芯和其他组件的组装、调校、装壳,以及腕表整体的检测步骤必须在日内瓦境内完成。
日内瓦印记
日内瓦印记
- 机芯、附加元件和外部配件必须经过由7名已宣誓成员组成的日内瓦印记技术委员会(Commission technique du Poinçon de Genève)核准。随后,这些部件还须接受日内瓦印记办公室审查人员的定期检测。
- 所有腕表主体部件——“表头 ”,均需符合日内瓦印记所规定的准则。检测包括防水性能、精准度、功能性及动力储存。
通过日内瓦印记认证的腕表会同时在机芯和表壳上镌刻上官方印记。如情况许可印记会镌刻在带有腕表编号的位置上。当机芯带有额外的机械部件,印记可被雕刻在该部件的夹板上及/或其中一枚板桥上。
3,顾客专利
对腕表购买者来说,日内瓦印记代表着腕表通过了独立并且中立的监测机构的严谨认证。
▪ 原产地保证
日内瓦印记向顾客确保其腕表在日内瓦组装、调校并装壳,并且由精通日内瓦钟表美学及工艺技术悠久历史的钟表师完成。
日内瓦印记
日内瓦印记
▪ 耐久性保证
适用于每一个零部件的极为严苛的制作和打磨基准是腕表功能和长久可靠性的保障。
▪ 精确度保证
全方位的运行测试以及模拟佩戴环境下的调校检测以确保组装好的时机在日常使用中的精准度。
▪ 钟表专业技术的保证
日内瓦印记确保腕表的每一个零部件无论实在制造、打磨还是装配时均拥有完美的品质。这意味着江诗丹顿有能力遵循传统高级制表的规范制造并维修腕表。同时还向顾客确保所购得的腕表主体通过了在独立的官方机构监督下按照既定准则进行的严苛检验。
日内瓦印记
日内瓦印记
4,江诗丹顿与日内瓦印记
江诗丹顿所生产的腕表通过日内瓦印记认证的数量居世界首位,自1901年以来,品牌一直是卓越品质标识的最忠实代表。
独一无二的日内瓦印记是传统日内瓦优质工艺的保证。1901年,江诗丹顿首次获得日内瓦印记认证,跻身极少数具有完全资格的钟表制造商之列,向卓越品质之路迈进。从那时起,品牌谨遵日内瓦印记的严格标准,培育旗下高级腕表的钟表制造师,不但传承着传统的手工技艺,还促进了生产工具的革新。有赖于此,品牌缔造了众多兼具精致美学设计与完美机械构造的时计杰作。
从研发到零部件打磨至最终调校,一个多世纪以来,江诗丹顿均以精湛技艺作为腕表工艺的最佳基石,让品牌成为日内瓦印记最忠实的代表。
如今,江诗丹顿继续秉承其对高品质准则的追求,从简单或复杂功能的机芯设计,到腕表销售,处处体现出无可置疑的大家风范。
5,江诗丹顿日内瓦印记工坊
江诗丹顿表厂内设立了品牌专属的日内瓦印记工坊,彰显其对制表领域最尊贵品质保证标记的不懈追求。
内部工坊的设立带来了以下优势:
日内瓦印记
日内瓦印记
- 从腕表离开制表师之手到交付顾客之前,能更好地掌控时计
- 减少不必要的调度环节(避免可能存在的外观损毁,以及对腕表安全造成的损害)
- 为审查监督工作提供更清晰、更便捷的环境
日内瓦印记工坊在腕表制造的最终环节介入,通过对功能的测试来进一步检测腕表是否遵循相关准则和技术标准。
- 防水性能检测
- 功能检测(例如:以7天为周期检测日历功能的运作)
- 精确度检测(时计在7天内的误差不容超过1分钟)
- 动力储存显示检测
为确保制表厂妥善执行这些措施,钟表制造厂会定期接受日内瓦印记检测部门已宣誓人员的审查监督。江诗丹顿内部的日内瓦印记工坊所开展的每一个检查步骤均会被记录存档,以便进行汇总和审查。
总部及厂房大楼
江诗丹顿为配合未来的发展,决定重组分散在日内瓦各地之业务,因此特别于2001年举办一个国际建筑设计比赛,最后由出生于瑞士的法国城市规划及建筑师Bernard Tschumi胜出。
历经18个月的密集工程,江诗丹顿已于200489日迁入位于瑞士日内瓦 Plan-les-Ouates 的总部大楼。为这个创立于1755年、历史最悠久钟表品牌的发展史,树立了新的里程碑。
全新的总部及厂房大楼并将行政和生产部门结合起来,为大约430名员工提供最完善的工作环境,继续发扬江诗丹顿专业和力臻完美的精神。
江诗丹顿总部大楼的设计大胆创新,凝聚活力与永恒的象征。总部大楼之设计概念源自信封,金属外壳顶部象征了时间的动感,而下面的混凝土承托架构则代表持久永恒。内部充足的采光和宽敞的空间,强调出流通性和透明度,让不同部门人员的交流能够更加顺畅。
这就是江诗丹顿坚持创意和质量的承诺。
LE BRASSUS工作坊
汝拉山谷(Vallée de Joux)位于瑞士日内瓦以北50公里,毗邻法国,四周湖泊森林环绕,美景天成并受到良好的保护。 两个多世纪以来,汝拉山谷一直是高级机芯钟表的发源地,更成为不少瑞士著名钟表品牌的生产基地。江诗丹顿位于汝拉山谷的工作坊致力于机芯的研发、机芯零件的加工和装饰。Le Brassus工作坊约有170名员工。
发展历程
1755 - Jean-Marc Vacheron在日内瓦创立了自己的钟表工作室
马耳他十字图
马耳他十字图
1770 - 首只多功能表诞生
1779 - 首次推出波浪纹理表盘
1810 - Jaques-Barthélemy接掌家族事业,将品牌出口到法国和意大利
1812 - 推出二问表系列
1819 - Vacheron et Constantin品牌成立。「悉力以赴,精益求精」,此句语成为品牌的座右铭。
1839 - Georges-Auguste Leschot受雇成为品牌的生产程序监控并提出了革命性的构想。
1872 - 日内瓦测试局首次举办钟表精准度大赛,江诗丹顿制作的钟表更成功获胜。
1880 -“马耳他十字”出现在江诗丹顿的标志中。其灵感源自固定在发条盒上防止发条盒过度上链的一个零件形状。
1896 - 日内瓦所举行瑞士全国博览会,江诗丹顿赢得金奖。
1906 - 江诗丹顿在日内瓦 Quai de lIle区开设的第一家专卖店。
1935 - 江诗丹顿研制出品牌创立以来结构最精密的怀表。这款杰作耗时五年才完成,已被埃及国王Farouk购得。
1955 - 品牌的钟表大师施制作出世界上最纤薄的腕表之一,机芯厚度仅为1.64毫米。
1955 - 布尔加宁、艾登、艾森豪威尔和福尔四位国家元首莅临日内瓦参加四国首脑会议,江诗丹顿应日内瓦市民之要求,制作了四只腕表馈赠四人。
1972 - 赢得扬威海外的巴黎“Diplôme du Prestige de la France”殊荣。
1979 -制作了 Kalista腕表,这只镶嵌118颗钻石的腕表,打造一条一公斤金块,用上5年时间制作。Kalista也是当时世界上售价最高的腕表。
1994 – 江诗丹顿为庆祝史上著名的数学和地理学家拉丁姓名为Gerhard Kremer1512-1594年)的麦卡托,特别制作了限量发行的对表。表盘上以珐琅釉彩手工绘上麦卡托的半球体地图,更特别设计了一对圆规式指针。
2004 -江诗丹顿位于日内瓦Plan-les-Ouates的全新总部大楼落成启用,位于旋风路(chemin du Tourbillon), 江诗丹顿旧址装修:江诗丹顿之家(Maison Vacheron Constantin),包括精品专卖店、遗产空间以及钟表技艺陈列室。
2005 - 始创于1755年的江诗丹顿,是历史最悠久的钟表制造商,一直从未停止生产。2010年,江诗丹顿即将庆祝品牌成立250周年志庆。
2005 – 限量发行55Saint Gervais腕表兼具万年历、陀飞轮和长达十余日的动力储存。
2006 - 江诗丹顿首家专卖店庆祝成立100周年。[5]
2015 - 江诗丹顿庆祝成立260周年。
品牌文化
现今社会处处以追崇利益为先,注重付出与回报的等衡,而江诗丹顿却始终秉承品牌贯有的传承精神。遵循“悉力以赴,精益求精”的品牌信念和过去的经验,江诗丹顿不断创制出优质超卓的腕上珍品。
在漫长的发展历程中,江诗丹顿始终秉承着五大核心价值观,这也正是品牌一直以250多年的辉煌历史为荣的原因。
这五项价值观不仅是品牌孜孜追寻的制表工艺,也是江诗丹顿取得成功以及展望未来发展的根本基石。
每一枚江诗丹顿时计被赋予追求卓越的精神,体现了对制表大师的智慧和才能的一份敬意,因为江诗丹顿不仅以250多年的历史为荣,更致力于传承历史文化遗产,并从中汲取创新的灵感。以下的五大核心价值助力江诗丹顿创造出更多辉煌的历史:
追求卓越品质
江诗丹顿自诞生以来始终如一以质量为首,并将精湛技术、完美设计以及严谨工序延续至今。
不断创新的精神
江诗丹顿相信每个人都有创新的能力。对发明和创新精神的一贯支持确保了品牌不断推陈出新,并获得了成功。
社会责任和开放观念
肩负着企业对社会的责任,江诗丹顿以实际行动证明经济目标的实现与回馈社会是相辅相成的。透过与其它专业、技术和文化领域的不断交流,使得我们获益匪浅。
尊重并传承传统
技术、工艺的传承是江诗丹顿重点关注的品牌战略之一。1755917日,品牌创始人Jean-Marc Vacheron 雇用了第一名学徒,可见品牌创立之处便坚定了传承的信念。作为高级制表业的标杆荣誉,日内瓦印记一直是江诗丹顿所尊重和追崇的传统荣耀,并从中追寻到制表传统和本地传统的相通点。Métiers dArt是众多制表工艺中最具代表性的传统制表技艺,江诗丹顿将流传了几个世纪的技术,包括珐琅,雕刻及机刻图纹雕花,一代一代的传递下去,确保古老制表传统的传承性。[6]
分享热忱
对江诗丹顿而言,分享热忱即意味着追求美、精确、珍贵及卓越的精神。这些精神由品牌的代表者 ——江诗丹顿的员工、钟表工匠及合作伙伴传递并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商业网 X3.2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中国商业网<>

GMT+8, 2017-9-21 20:23 , Processed in 1.152044 second(s), 25 queries .

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